爱,来去无声,别让与母亲相处的时光,变成回忆的画卷

爱,来去无声,别让与母亲相处的时光,变成回忆的画卷 发表时间:2019-10-13 信息来源:www.design-factory.cn 浏览次数:570   2019 愚慧   母亲是我们一生至爱的人,她的无私,她的恩德,我们穷其一生恐怕都难以回报。      遇到熟悉的路,就会在不知不觉中一直走下去……   当我装着回忆,脚步又带着我回到了曾经嬉闹玩笑过的母校,看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校园,我悄悄的走了进去。   教室里,那一群群稚嫩的学生多么像多年前的自己,老师在讲台上,学生在讲台下。   走到我曾经待过的角落,发现学生在朗读着:“我们在田野散步:我,我的母亲,我的妻子和儿子……”   我的眼睛似细风轻拂般,颤动了。   转眼望向窗外,秋风飒飒,树叶婆娑。我竭力在记忆里寻觅,我陪母亲散步的印记,哪怕一丝也好,可惜就没有,心里顿生怅惘。      我排行小五,小时特顽皮。   上过树,找过天牛;下过河,摸过鱼虾;爬过草堆,摔伤过腿;弹过瓶盖,弄泼过油壶;打过架,拉破过衣服等等,没少给母亲添麻烦,而母亲不留情的刀子嘴后边却藏着一颗豆腐心,一直帮我们“擦屁股”。   现在想想,我的印象里,有母亲的苦口婆心,有母亲因为我给别人赔不是时的低眉顺眼,有我惹母亲生的气,有母亲抓着掸子追打着早已溜得很远的我,唯独没有我与母亲平心静气一起散步的印记。   一点都没有,想不起自诩的孝心用在了何处,我的脸因羞愧而发烫。   用心回想,发现自己丁点大的事情都没给母亲做过。   当母亲老了,我却变得更加的“自私”与“任性”。当带着老花镜的母亲拿着手机想我“请教”时,我总是不耐烦的说,这么简单的操作都不会吗?自己遇到不会的就不能先看看吗?   现在想想,那时母亲的眼神里恐怕多是无奈与失望吧。      学生们继续读着:“春天总算来了。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冬季。这南方初春的田野,大块小块的新绿随意地铺着……”   我的眼睛如丝雨微袭样,潮湿了。   我的母亲长期在家操劳,辛苦成疾,虽说动了手术,但最后还是没有熬过那个春天。   在料峭的春寒里,永远离开了我们,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。   她辛劳一辈子,等到我这个小五刚刚有了工作,可以安享天伦之乐的时候,她却撒手人寰。   如果在她有限的生命力,我能陪她散一次步也好,陪她去感受春天的新绿,春水的潺潺,去感受生命的伟力,但晚矣。   此时此刻,才真正体会到了皋鱼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无奈和悲伤了。      “母亲摸摸孙儿的小脑瓜,变了主意……‘我走不过去的地方,你就背着我。’母亲对我说……”学生们读得很投入,而我的心若野蜂轻蜇般,疼痛了,这勾起了我的回忆。   母亲辛辛苦苦的把我拉扯大,而我却没有机会辛苦的为她送终。甚至我的母亲都还没见过我未来有家的样子。   母亲离世的时候,我才刚刚谈恋爱。   好在母亲终究见过她未来的儿媳妇,她就是小青,那个陪着我一直把恋爱谈到底的姑娘。   母亲第一次见到小青,就喜欢上了小青。   那会她好像就有所预感,她把家里所有的一切,特别是我的脾气习性和喜好,好像托孤般都告诉了小青。   母亲离开我们是春天的中午。   她到死,都要等到小青回来。      小青回来后,她看了眼小青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就走了。   小青跟我说,妈最后那一眼,我这辈子都忘不了。   学生们继续动情地读着:“我和妻子都是慢慢地,稳稳地,走得很仔细,好像我背上的同她背上的加起来,就是整个世界。”   我的心像江涛逐浪般,跃跳了。   过去,母亲的背上曾有过我,而上苍却没有给我个机会让我背上有过母亲;过去,我们的背上有过儿子,如今,人到中年的我们看似空空如也的背上,却似千斤压顶。   细细想想,我和小青携手一路走来,都是慢慢的,稳稳的,我们走得很仔细。   因为我们的背上有母亲人生的嘱托,我们的背上有对儿子培育的重任。   我们的背上没什么,但我的背上同小青背上的加起来,依然是整个世界。      其实,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,就背负着整个世界。就在这样的背负中,我们的血脉就接连不断,精神的传承就绵绵不绝。   而在这背负的世界里,一定有你的母亲,有我的母亲,有他的母亲。只是,我们不禁要问自己一句:我还有多少可以背着母亲的机会?   回到当下,有多少人背井离乡的出门打工,有多少人忙里偷闲的给母亲打过电话,又有多少人能够耐心地听母亲的唠叨,我们的时间有多少是花在了母亲的身上。   我们总是有这样的困惑:母亲在的时候,我们没有好好珍惜与她相处的时光;当母亲离开的时候,我们又悔恨没有多陪陪她。      社会的节奏固然加快,但同时也让我们与自己的母亲有了隔阂,仿佛一切来的太快,还没好好的与母亲相处,而我们与母亲在一起的时光就不知被什么给“偷”走了。   想起乡间的悠然小路,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小时候母亲送我的时光。   那是一个高大又瘦弱的女人,手拉着一个背着小书包的小朋友,一大一小,一左一右的前行。这一幕像一副栩栩如生的油画,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中。   那画面温馨而又美丽。   室内的琅琅书声声情并茂,窗外飒飒秋风吹出了树叶的婆娑,而我却被过往乱了心绪。   文/愚慧,图/网络,图文无关   母亲是我们一生至爱的人,她的无私,她的恩德,我们穷其一生恐怕都难以回报。      遇到熟悉的路,就会在不知不觉中一直走下去……   当我装着回忆,脚步又带着我回到了曾经嬉闹玩笑过的母校,看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校园,我悄悄的走了进去。   教室里,那一群群稚嫩的学生多么像多年前的自己,老师在讲台上,学生在讲台下。   走到我曾经待过的角落,发现学生在朗读着:“我们在田野散步:我,我的母亲,我的妻子和儿子……”   我的眼睛似细风轻拂般,颤动了。   转眼望向窗外,秋风飒飒,树叶婆娑。我竭力在记忆里寻觅,我陪母亲散步的印记,哪怕一丝也好,可惜就没有,心里顿生怅惘。      我排行小五,小时特顽皮。   上过树,找过天牛;下过河,摸过鱼虾;爬过草堆,摔伤过腿;弹过瓶盖,弄泼过油壶;打过架,拉破过衣服等等,没少给母亲添麻烦,而母亲不留情的刀子嘴后边却藏着一颗豆腐心,一直帮我们“擦屁股”。   现在想想,我的印象里,有母亲的苦口婆心,有母亲因为我给别人赔不是时的低眉顺眼,有我惹母亲生的气,有母亲抓着掸子追打着早已溜得很远的我,唯独没有我与母亲平心静气一起散步的印记。   一点都没有,想不起自诩的孝心用在了何处,我的脸因羞愧而发烫。   用心回想,发现自己丁点大的事情都没给母亲做过。   当母亲老了,我却变得更加的“自私”与“任性”。当带着老花镜的母亲拿着手机想我“请教”时,我总是不耐烦的说,这么简单的操作都不会吗?自己遇到不会的就不能先看看吗?   现在想想,那时母亲的眼神里恐怕多是无奈与失望吧。      学生们继续读着:“春天总算来了。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冬季。这南方初春的田野,大块小块的新绿随意地铺着……”   我的眼睛如丝雨微袭样,潮湿了。   我的母亲长期在家操劳,辛苦成疾,虽说动了手术,但最后还是没有熬过那个春天。   在料峭的春寒里,永远离开了我们,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。   她辛劳一辈子,等到我这个小五刚刚有了工作,可以安享天伦之乐的时候,她却撒手人寰。   如果在她有限的生命力,我能陪她散一次步也好,陪她去感受春天的新绿,春水的潺潺,去感受生命的伟力,但晚矣。   此时此刻,才真正体会到了皋鱼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无奈和悲伤了。      “母亲摸摸孙儿的小脑瓜,变了主意……‘我走不过去的地方,你就背着我。’母亲对我说……”学生们读得很投入,而我的心若野蜂轻蜇般,疼痛了,这勾起了我的回忆。   母亲辛辛苦苦的把我拉扯大,而我却没有机会辛苦的为她送终。甚至我的母亲都还没见过我未来有家的样子。   母亲离世的时候,我才刚刚谈恋爱。   好在母亲终究见过她未来的儿媳妇,她就是小青,那个陪着我一直把恋爱谈到底的姑娘。   母亲第一次见到小青,就喜欢上了小青。   那会她好像就有所预感,她把家里所有的一切,特别是我的脾气习性和喜好,好像托孤般都告诉了小青。   母亲离开我们是春天的中午。   她到死,都要等到小青回来。      小青回来后,她看了眼小青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就走了。   小青跟我说,妈最后那一眼,我这辈子都忘不了。   学生们继续动情地读着:“我和妻子都是慢慢地,稳稳地,走得很仔细,好像我背上的同她背上的加起来,就是整个世界。”   我的心像江涛逐浪般,跃跳了。   过去,母亲的背上曾有过我,而上苍却没有给我个机会让我背上有过母亲;过去,我们的背上有过儿子,如今,人到中年的我们看似空空如也的背上,却似千斤压顶。   细细想想,我和小青携手一路走来,都是慢慢的,稳稳的,我们走得很仔细。   因为我们的背上有母亲人生的嘱托,我们的背上有对儿子培育的重任。   我们的背上没什么,但我的背上同小青背上的加起来,依然是整个世界。      其实,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,就背负着整个世界。就在这样的背负中,我们的血脉就接连不断,精神的传承就绵绵不绝。   而在这背负的世界里,一定有你的母亲,有我的母亲,有他的母亲。只是,我们不禁要问自己一句:我还有多少可以背着母亲的机会?   回到当下,有多少人背井离乡的出门打工,有多少人忙里偷闲的给母亲打过电话,又有多少人能够耐心地听母亲的唠叨,我们的时间有多少是花在了母亲的身上。   我们总是有这样的困惑:母亲在的时候,我们没有好好珍惜与她相处的时光;当母亲离开的时候,我们又悔恨没有多陪陪她。      社会的节奏固然加快,但同时也让我们与自己的母亲有了隔阂,仿佛一切来的太快,还没好好的与母亲相处,而我们与母亲在一起的时光就不知被什么给“偷”走了。   想起乡间的悠然小路,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小时候母亲送我的时光。   那是一个高大又瘦弱的女人,手拉着一个背着小书包的小朋友,一大一小,一左一右的前行。这一幕像一副栩栩如生的油画,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中。   那画面温馨而又美丽。   室内的琅琅书声声情并茂,窗外飒飒秋风吹出了树叶的婆娑,而我却被过往乱了心绪。   文/愚慧,图/网络,图文无关 对外经贸大学MBA专项实践项目 l 爱上运动,精于管理